炒股配资网申请_炒股专业配资平台_股票配资代理	申请

马斯克起诉OpenAI:关于试图阻止AI掌控世界的奋力一搏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马斯克起诉OpenAI:关于试图阻止AI掌控世界的奋力一搏

发布日期:2024-05-13 07:03    点击次数:103

(原标题:马斯克起诉OpenAI:关于试图阻止AI掌控世界的奋力一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孔海丽、实习生邓熙涵 北京报道

OpenAI推出的文生视频Sora火爆全球,愤怒的马斯克却奋袂而起。

此时,马斯克希望借助司法的力量,试图解决他与OpenAI及萨姆·阿尔特曼(Sam·Altman,也译为萨姆·奥特曼)之间的终极矛盾。

当地时间2月29日晚,OpenAI曾经的创始人之一、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以违反合同为由,向旧金山高等法院起诉OpenAI及其CEO萨姆·阿尔特曼,称对方违背了公司的创始协议,其研究人工智能的初衷并非是造福人类,而是攫取商业利润,要求GPT开源。

而看似闹剧的背后,是这位“人类种族主义者”,为了阻止“人工智能终有一日会失控”,尝试了所有可能的办法。

指控OpenAI违背初衷

诉讼文件称,OpenA已经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事实上的闭源子公司。在新董事会的领导下,它不仅是在开发,而且实际上是在完善AGI,以实现微软的利润最大化,而不是造福人类。

马斯克对OpenAI提出了包括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和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指控,并要求该公司恢复开源。马斯克还要求法院下达禁令,禁止OpenAI、其总裁格雷戈里·布罗克曼和CEO萨姆·阿尔特曼以及微软从该公司的人工通用智能技术中获利。

“2023年,被告将创始协议付之一炬。”诉讼文件称,阿尔特曼与马斯克曾在2015年就AGI失控的危险后果达成共识,并明确拟定了OpenAI的创始协议——Open AI将 "造福人类",是一家非营利性公司,并将在合适的情况下将技术开源以利公众。

诉讼文件写到,马斯克一直是Open AI背后的重要推动力,在其成立之初提供了大量启动资金。现在,这样的普惠全人类的蓝图已被Open AI与微软的关系所摧毁,关键节点是GPT-4。

马斯克称,GPT-4的设计细节被高度保密,仅被OpenAI内部与微软共享,并被后者集成进入Office办公应用,沦为“微软的专有算法”。马斯克继续补充说,Open AI如果遵守协议将技术开源给普罗大众,微软将无法从中获利。

此外,马斯克还在诉讼文件中回溯了2023年OpenAI的内讧风波。马斯克表示,阿尔特曼的下台促使微软介入,迫使罢免他的董事会成员卸任,而在阿尔特曼复职后,董事会成员构成已偏离协议的规制,不再由支持和理解AGI技术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组成。

马斯克表示:“OpenAI曾经精心设计的非营利结构被一个纯粹以利润为导向的CEO和一个在AGI和人工智能公共政策方面技术专长较差的董事会所取代。”

该诉讼文件明确敦促,提起诉讼是为了迫使OpenAI遵守创始协议,重新担负技术向善、造福人类的使命,而不是为了个人和公司牟利。

业界也有着与马斯克类似的认知,OpenAI放弃了其“不可撤销”的非营利使命,转而追求利润。许多领袖和知识分子公开评论,OpenAI变成了“封闭的、盈利的AI”。

截至发稿,除了马斯克方提交的一封长达46页的控诉书以外,原告、被告方均未对这起诉讼给出更多回应。

马斯克与OpenAI的爱恨

马斯克有一个坚定的认知,人工智能应该是为人类服务的,而且要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

早在2013年,马斯克与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曾有过一场非常知名的争执,关于人工智能最终是会促成人类进步还是毁灭人类,两人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据沃尔特·艾萨克森所撰写的《马斯克传》透露,10年来,马斯克一直担心人工智能终有一日会失控,它会发展出自己的思想,从而威胁人类。拉里·佩奇对他的担忧不屑一顾,称他是“人类种族主义者”,因为他只偏爱人类,却不能对其他形式的智能体一视同仁,二人之间的友谊也因此破裂。

马斯克曾试图阻止拉里·佩奇和谷歌收购DeepMind公司,失败后,2015年马斯克与萨姆·阿尔特曼成立了一家名为OpenAI的非营利性实验室,后者正是OpenAI当前的CEO与实际话事人。

2015年12月,OpenAI曾对外公告,称OpenAI是一家非营利的AI研究公司,强调OpenAI旨在“惠及人类”,其研究“不受财务义务的约束”。

OpenAI成立之初,马斯克扮演过关键角色,利用他的人脉、地位和影响力为OpenAI的起步开山辟路。从2016年到2020年9月,马斯克向OpenAI捐赠了超过4400万美元。按照马斯克后期的说法,他总计向OpenAI捐赠了1亿美元。

但在OpenAI发展的过程中,这家公司的实际掌权人开始提议将OpenAI转变为盈利性公司,这与马斯克的愿景产生了极大的冲突。

马斯克最终与阿尔特曼决裂,于2018年2月离开了OpenAI董事会,并将其知名工程师安德烈·卡帕斯招至特斯拉自动驾驶团队。阿尔特曼随后成立了OpenAI的营利部门,从微软获得了130亿美元投资,还将卡帕斯重新招了回去。

2023年3月,OpenAI发布了GPT-4,正式向外界宣告了大模型的厉害之处,并且在全世界掀起了AI大模型的研发热潮。

马斯克担心,这些聊天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系统可能会被灌输某种政治思想,甚至可能感染所谓的“觉醒文化心智病毒”,他还担心能够自我学习的人工智能系统可能会对人类产生敌意。如果考虑更直接的潜在影响,马斯克担心聊天机器人会被训练成推特上炮制各类虚假信息、带有意识形态偏见的报道和金融诈骗信息的账号。

2023年2月,马斯克曾邀请过或者说“召唤”过萨姆·阿尔特曼同他会面,并要求阿尔特曼带来OpenAI的创始文件。马斯克质疑他,要求他证明自己凭什么能够合法地把一个由捐款资助的非营利组织转变成一个可以赚取数百万美元的营利组织。阿尔特曼试图向马斯克证明这一切都是合法操作,他坚称自己既不是股东也不是套现者,他还向马斯克提供了新公司的股份,但被马斯克拒绝了。

在后续的日子里,马斯克曾多次炮轰OpenAI和阿尔特曼,他说:“OpenAI是作为一家开源的(这也是我将其命名为‘Open’AI的原因)、非营利性的公司创建的,其目的就是与谷歌抗衡,现在它却成了一家封闭源代码、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实际上处于微软的控制之下。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捐赠了1亿美元创办的非营利性组织是怎么变成市值300亿美元的营利性公司的。”

马斯克称,人工智能是“人类有史以来创造过的最强大的工具”,随后对它“如今落入了无情的垄断企业之手的境遇”表示遗憾。

而阿尔特曼认为,马斯克对人工智能安全问题的复杂性钻研得还不够,不过他确实认为马斯克的批评是发自内心的担忧。阿尔特曼曾表示:“我俩行事风格真的很不一样,我不想要他那种风格。但我认为他真的很关心这件事,他对人类的未来处境感到焦虑不安。”

就在OpenAI炸裂式公布Sora之后,马斯克还再一次在X上重述过,“OpenAI要给我股票,但我拒绝了”。这种对立,或许也将因马斯克与阿尔特曼对人工智能判断的迥异,从而一直持续下去。



首页 | 炒股配资网申请 | 炒股专业配资平台 | 股票配资代理 申请 |

Powered by 炒股配资网申请_炒股专业配资平台_股票配资代理 申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4-2024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